远程亲密:遭遇新分居时代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4-22 08:31:20进入社区来源:TOM

    3、分离,让爱情遭受考验

    李丽被外派之后,留下先生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周一到周五请钟点工做饭打扫卫生,周六周日李丽回来与家人团聚。先生也有工作,可是早上要叫小孩起床,帮小孩穿衣服、洗漱,带他上厕所,然后煮早餐,让孩子吃完,之后送去幼儿园,自己再去上班。虽然先生已经尽量按时间表来做,可是去到单位时还是常常迟到。

    时间久了,李丽觉得很过意不去,周末回家时她总是争着多做点家务,尽量弥补对先生的歉意。李丽承认,一个大男人在家带个小孩,真的很不容易。可是如果让她回来,她说:“不,我也要养家糊口啊。”

    刘萍遇到的问题就严重多了。也许是因为男友心存芥蒂,刘萍的爱情有段时间走到分手的边缘。“我想和他说说我在这边遇到的烦心事,可是他根本就没心思听,他会说你回来吧,我本来就不想你去。而我想他说说他的情况时,他又不知从何说起。慢慢地,我们两个就没话说了,拿着话筒,可是里面是静音,手机这么方便,可有时我们一周都不打一个电话。”刘萍形容这段关系说:“我们就像在两个跑道上赛跑的人,虽然都尽了全力,可就是跑不到一块去。”

    幸好,在这样不咸不淡的关系中,一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就在刘萍决定回广州时,校领导又找刘萍谈话,因为她在教育部表现出色,希望她能再调岗一年。而这次,刘萍拒绝了。她说:“我要回广州结婚了,要不,我们真的就分了。”刘萍回来了,爱情开花结果。

    走的人不容易,留下的人更不容易。许晓青和先生是校园爱情,毕业后许晓青进了四川一所大学当老师,而学建筑预算的老公则选择了到珠三角工作,因为这里有更好的发展。记者采访时,是许晓青生了孩子后第一次到广州探亲。许晓青说,自己从怀孕到生孩子都是一个人,生孩子时先生照顾了10天,然后就又回来了。“我一个人照顾孩子,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有时真的感觉坚持不下去了。”许晓青苦笑,但是她说她并不想来广州,她希望先生能跟她回四川,“到广州,我怎么能再找到一个大学老师的工作?再说我们都是四川人,在四川生活更适应些。”可是她先生还没有决定。

    4、亲密度面临挑战

    两地分居,对家庭关系最大的破坏就是本应该有的亲密度。

    刘谦说自己已经习惯了做什么都一个人,自己看电影,自己做饭,自己散步,自己买衣服……先生被外派去了天津,一去就是三年,现在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落寞的时候想抱都抱不到,无论是电话、短信,还是MSN、QQ,都让人觉得煎熬,你看得到,但是你摸不到!”

    这不仅包括夫妻的,还包括与孩子的。李丽说,在她的单位,有一千多名员工,而留在广州的只有几十人,“我已经不算最惨的啦,那些从外省来广东的,只能在每年年假时回家,有的回到家里,孩子都不认识他们。到幼儿园去接孩子,幼儿园阿姨都不让他把孩子接走。”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这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

    而外派的人也不好过。生病了,只能一个人躺在宿舍里,孤零零地扛着,想有个人给倒杯热水有时都是一种奢望,更不用说有人能摸摸自己的额头安慰了。而家里人生病了,自己也只能干着急。李丽说,就在上个礼拜,她还因为小孩生病临时请了假回家。“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我这么幸运。”她说。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