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是没有进化好的女人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6-19 14:33:30进入社区来源:彩龙社区

    在谈到男人的缺点时,已婚女性往往更入木三分,因为有了深刻的肉体接触和探索,也因为了解而产生轻视。但是,别无选择,女人还是要爱男人,明明知道男人只不过是不完美的女人,而这个“不完美的女人”到底欠了哪些火候?特别是情色方面还有哪些没有进化完全?

男人是没有进化好的女人

    把器官当感官:“感觉”两个字,由女性说,特别顺溜,但是,男人往往对感觉比较麻木,所以相对比女性不怕痛,于是男人就沾沾自喜起来并总结说:男性比女性坚强。应该说,女性感官特别发达,甚至还有直觉、第六感什么的,容易大惊小怪,男人显然这方面是远不如人家。问题是,男人又自以为是,把“器官”拿出来显耀,迷信器官,甚至由“枪”指挥脑袋。其实,感官与器官还是有天壤之别的。我们用头脑思考,用眼睛眺望,用耳朵聆听,用嘴巴吃饭, 我们用哪一个器官去跟自已所爱的人亲热呢? 男人会毫不犹豫地一个箭步地想到性器官,女人则不单用器官去亲热,同时动用感官、诗情、才情。 为什么男人可以和自已不爱的女人上床,原因就在于他可以只是追求器官的极乐。女人一般很难和自已不爱的男人上床,因为她们在乎自已的感官。

    两个器官不会相爱,两个人才可以相爱。

    但是男人不会理解的,他会暴跳如雷:“ 每个女人的那个器官都差不多的。” 尽管女人的那个器官相差不远, 但是她们的心灵和个性却是独特的,是跟其它女人不一样的。

    每个男人的那个器官也许都有差别,所以男人就想当然地认为女性是在乎自己的尺寸大小的,其实女人在乎的不是那器官的大小,而是它到底是谁的。

    男人对器官的崇拜与人类发明衣服有关。最早的时候,我们的祖先是裸体的,而且确实当时两性都弥漫一种器官攀比的心理,这时有个男人为了突显自己骄傲的器官,便随手摘了一片树叶挂在自己下体,目的是扩大目标吸引更多眼球,事实上他也真达到了目的,从此大家群而仿效,慢慢衣服就诞生了,而且普及开来。事情远还没有结束,男人们继续做器官第一的梦,甚至要求对方的也要越大越好。女性则从衣服里找到了美丽可贵的羞怯,把衣服当作遮羞的东西,慢慢又发现了它的审美意义……从此,远古时代的一场时尚革命,让男人变得更自大固执,却让女人更深入心灵、感官。

    是的,我们应该承认,这是一个爱的感官世界,而不是器官陈列馆。

    粗糙的毛手:女性的手是有灵性的,可以做诸如绣花、翻绳、托腮等纯情曼妙的事,也可以做拧、捏、撕、挠等性感撩人的活,所以女性的手是重要的性征之一,这个世界上有女手模,但是没有男手模;女孩子的指甲可画得美轮美奂,男人的手就没有这样的待遇。劳动创造了手,而由猿变成人,是因为手的解放、发达。男人的手,虽然也是从爪进化过来的,但是,往往比较粗糙,而缺乏灵气,也会摸、拽、抓、挖等动作,却没有用心,只有物理性,缺乏美感,甚至有些出现暴力等返祖现象。

    接吻不是为了解渴:男人当然不会傻到以为接吻只是为了用唾液滋润喉咙的地步。我要说的是,男人太重视结果,而忘记过程。古猿会采摘果实,却不知道开花的春天有多美,更不知道种植过程里的憧憬、期待与惊喜。男人喜欢高潮,一步到位,却不知道边缘性的情调。男人不喜欢捉迷藏猜字之类的游戏,这可能与人类初期的两性劳动分工有关,男人负责在外面打猎,不可能有心思与猛兽做游戏、玩追逐的快乐,他们只要目标,然后迅速把它制服,目的性很强。而女性在家负责种植,因为观察了云朵而发现了四季、因为鞠身松土而听到开花的声音、学会了祈祷、有了耐心、善于等待……等自己的男人夜里回来的时候,她学会了吹响树叶、点松油灯,当然也希望夜晚里,与自己的男人耕耘另外一种快乐、情趣。但是男人太累了,无心恋战,继续以打猎的方式快刀斩乱麻做自己爱做的事,从此之后,就没有进步过,一直到今天还是保持远古时的原始原则:只问结果,淡化过程。

    号子与诗歌:远古时,男人的体力绝对有优势,所以重活多由他们干。由此,他们发现声音的力量,在搬动一个巨石的时候,喊着号子,好象犹如神助,一下子力量倍增。可是在家的女人看到彩蝶或者彩虹时,情不自禁地“呵”了起来,从此她们发明了歌谣、诗歌。仿佛宿命似的,男人开始用声音助燃,在情色里,也仅此而已;女性则有更高级的发展,用诗歌言情,用话语享受身心交流的快乐、表达感受与高潮。现代男人为什么不会或者怯于###,就在于他没有为快乐而呻吟的神经,或者这个神经退化了。在为了得到爱之前,男人可以下跪、说肉麻兮兮的话,犹如喊号子;而一旦两脚一蹬高潮过后,又变回了哑巴,不善言辞。所以观察一个男人是否爱自己,不是听他上床前说什么,而是上床后说什么。

    女性则不一样,一路吟咏,诗情如泉,在爱的过程里要交谈,可以一心二用,在接吻空隙会问:“阿宝,什么时候带我去巴黎喝露天咖啡?”打毛衣时,可以和先生聊克林顿的新书、鼻子和他的雪茄。男人就没有这样的能力,特别在做爱时,至多“喔喔”几句无词号子,至于诗歌或者朗诵,那就由女方去做吧。真是可惜,曾经男人也发明了号子,但是没有了发展与下文,女性的智商决定了她们更善于把转化成果,显然,这也是两性进化过程中男人略逊一筹的原因。

    爱,往往缘于两者的不同,爱之后,又期望把对方改造成另外一个自己。男人,这群没有进化彻底的“女人”,以自己的“不完美”,给这个世界添了变数,也给爱情、性带来新的格局,也好,或者说,好险啊,假如男人完美地进化成真正的女人,那么,情况肯定会比当前这个两性世界更糟!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