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饭+爱爱 爱情就这么简单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20 15:40:22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作为一个住家男人,我不想把做饭说成是烹饪。比如你下午五点多接到电话,对方问你在干什么?你说,我正在烹饪。电话里那朋友一定要笑的。事实也是,已经“住家”,就不要“住”得那么煞有介事的。是在削土豆就说我在削土豆,是在砍排骨就说我在砍排骨。在家里做饭说到底就是填饱肚子。

  有一种说法,男人在家里围着围裙,专心致志地剥一根葱,从容镇定地炒一盘肉, 那样子是很性感的。我想,这说法肯定是一个女人发明的。因为你这时候再性感,也只你老婆看得见,说你性感是很安全的。而你因为受到夸奖,一高兴,说明天我再炖一锅汤。好啊好啊,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当然,我也不觉得男人在家里做做饭有什么委屈。想想外面的那些大厨师,哪个不是男的?男人在做饭上有天赋,这可能遗传自母系社会。

  回到“性感”一说,我想也可能就是这样,母系社会里男人们炊火炒菜,女人们围在旁边看,哪个做得好,晚上就跟哪个睡。

  有部电影叫《我爱厨房》,是根据日本女作家吉本芭芭娜的小说《厨房》改编的。电影我没看,但小说原著我读过,讲的是一个成天喜欢呆在厨房的女孩的故事。从故事里看,这女孩呆在厨房是有点病态的,好像有什么人生问题没有解决。

  我想,包括我在内,在家下厨的男人,断不会拿形而上的问题去厨房解决。我做饭的历史可上溯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那时候我十七八岁,正在热恋中。那时候恋爱的方式和现在不太一样,谁和谁好上了,其表现方式就是一起开伙。在烟火缭绕中,眉目传情,心心相映。由于尚未正式组成家庭,做饭的家什很简陋,一只煤油炉,一只炒锅,一把锅铲,有些装调味品的瓶子,很野炊的样子。

  我们都是住单位的集体宿舍。所谓集体宿舍,也就两三个人一间。我女朋友住顶楼,同室还有两个同伴。我住底楼,同室就一个同伴。我的同伴是个当过“知青”年龄比我大许多的人,他做得一手好菜。所以说,我们一开始学做菜,就是跟他学的。菜的花式自然也很“知青”,是填饱肚子的那种,不能叫“烹饪”。

  想起来,现在的恋爱总有点虚无缥缈的,包括不做饭而吃馆子的家庭,总是给人问题多多的感觉,不如那时候那么塌实,那么“人间烟火”。做饭加做爱,那时候的“爱情”就这么简单。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