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是你的 但你不是婚姻的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8-20 09:50:59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2006年度性感男”、“2007年度新锐榜‘年度知道分子’”、 “一个会用肢体、表情、目光来倾听的人”——很难想象,这样的头衔能够在一个人身上得以融会贯通,但李子勋做到了。凡是看过央视《心理访谈》节目的人,对这个名字都不会感到陌生。温文尔雅的言谈举止,直指心灵的分析方式,以及央视强大的号召力,成就了李子勋“中国心理医生第一人”的地位。但观众并不知道的是,除了众所周知的好口才,热爱文学的李子勋还有着极为出色的文笔,他在杂志专栏中给读者的回信,往往风格迥异,且妙趣横生。 《问问李子勋——Dr.Li穿越真情的疗伤处方》一书,日前在上海书展亮相,得到不少粉丝们的青睐。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李子勋对女粉丝们最大的忠告就是:要懂得树立婚姻的“边界意识”,婚姻是你的,但你不是婚姻的。

  夫妻之间也要有“边界意识”

  记:情感和婚姻类咨询在目前的心理咨询中超过半数。我国最近一项调查也显示,婚姻的第一杀手是婚外情,很多电视剧也是以婚外情为卖点的。我想请您分析一下,为什么现在有这么多的婚外情?

  李:毫无疑问,婚外情对婚姻的杀伤力是最大的。中国是个比较奉行传统文化的国家,但是最近十多年来,随着社会风气的开放,婚外情越来越多,现在中国人对婚姻的尊重,可能还比不上欧美国家。但并非所有的婚外情都会导致离婚,这还要看婚内行为。当两个人婚姻的基础不够牢靠,或者婚姻中的两个人不太幸福的时候,婚外情的确会是一个杀手;但如果婚姻的基础很牢固,反而可能会激发婚姻的第二春,夫妻双方都检讨自己的行为,重新面对婚姻,更幸福地生活。

  我个人特别注意到的一点是,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这一批人,可能会遇到一些麻烦。他们小时候接受相对保守的思想教育,但又在日益开放的时代中长大成人,他们现在正是三十多岁,最容易受到婚外情的影响。

  记:在您的工作经验中,中国式的婚姻,夫妻最容易犯的错误可能是什么?

  李:中国是儒家文化,认为夫妻双方是彼此相属的,这表现在责任感上就是对婚姻的重视,同时也缺乏必要的边界意识。所谓边界意识,最简单的解释,就是我们是结婚了,但这不代表我们要变成一个人,我们仍然可以有自己独立的意识和独立的生活方式。我在谈电视剧《双面胶》的时候就提到过,这个故事涉及到很多细节,包括钱啊,饮食啊,东北的文化习惯与上海文化习惯的冲突。这些都还是小说的素材,根本的原因还是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文化,要求我们要高度的一致,缺乏边界意识。亚平不知道妻子其实完全是可以按照上海的方式生活的,他也完全可以按照东北的方式来生活。这两种方式是可以不冲突,可以并存的。尊重妻子上海的生活习惯是亚平本身应该想到的,同样尊重亚平的猪肉炖粉条,也是丽鹃应该想到的。他们为什么没有想到,这就要考虑到我们社会的文化。我们的文化觉得如果我们相爱,我们就应该成为一样的人,恰恰是这些观念的东西使我们产生了很多冲突,使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喜欢用对或者错去评价别人。我们总喜欢把自己觉得好的东西强加给所爱的人,哪怕这些东西对爱人是一种伤害,但是我们自己意识不到。

  同样的,如果拥有一定的边界意识,很多女性也不会因为感情破裂而自杀。她们会认为,我们既然相爱,就应该永远属于彼此,她们不允许对方出现不一样的意识,或者做出不一样的行为。

  婚姻是分享而非“专有权”

  记:我们看到很多女性为情自杀的社会新闻,如果心理医生面对着这种情况,一般会怎么做?

  李:女性对于情感的确比男性更执着一些,一般男性遇到这种事情,可能会选择暴力而不是自杀。我在咨询中也遇到过女性想要殉情的个案,但心理医生是很狡猾的,我不可能去质问她们:你没恋爱的时候是怎么活的?或者,你没有老公之前是怎么活下来的?我会寻找一个比较安全的路径,比如她想过要告诉姐姐自杀的事情,那我会接着问下去:你从小就跟你姐姐很亲密吗?你姐姐如果知道你要自杀,她会怎么劝你?你的好朋友们会怎么说?她当然可能回答:她们都不是我,她们没法知道我的痛苦。但心理医生把同样的信息多次重复,会转移来访者的注意力,她可能会谈到姐姐会怎么劝自己想开点,虽然是在模仿姐姐的口气,但其实已经变成了她在劝导自己。

  记:我不知道您是否看过天涯社区的一个帖子,上面评选您为“2006年度性感男”,原因是您在《心理访谈》节目中表现出来的对女性的珍惜和爱护。但在日常生活中,女性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好男人越来越少”,您觉得原因何在?

  李:我觉得这是因为我与愿意更加深层地去关注和理解女性吧。我不知道我的观点是不是要受到批判,我个人觉得,女性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日子过得更辛苦了。过去是男人必须养活女人,女人在家操持家务,带小孩,分工明确。但现在,女人必须先养活自己,才有男人要。结婚之后,女人还是自己养活自己,并且要管好她跟一个男人的家。相比以前,男人的责任减少了一半,而女人的责任增加了一倍!这种表面上的男女平等,我并不觉得是让女人得到了真正的解放。当然,这并不是男人或者女人哪方面的错,而是说,我们需要去体谅女人的不易。

  记:如果请您针对女性提供一点婚姻方面的建议,您会怎么说?

  李:我可能会说,希望大家都能明白,婚姻是你的,但你不是婚姻的。婚姻应该是分享,是彼此为对方去做一些事情,而不仅仅是取得对对方的专有权。 (新闻晚报 孙立梅)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