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受不了 情敌睡在我的隔壁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09-02 10:45:51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谁能想到,我的卧室隔壁曾睡着一个我亲自带进来的情敌,这大概是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吧。我们因为确信她是自己的闺中密友,于是就想当然地认为,她应该会对自己的老公保持着某种尊敬,或者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的朋友就是老公的朋友”……

情敌睡在我家隔壁

  请你聆听一个受伤女人的忠告—

  平凡女子的幸福生活

  我不是个漂亮的女子,但我比很多漂亮女人都幸运。从大学毕业后,先是轻易地拥有了一份非常好的工作,然后是不费周折地拥有了一个好老公。对女人来说,这是最大的幸运和幸福。我的幸福生活在同学中成了一个传奇,一个让人羡慕的谈资,因为在我们寝室8个女生中,我是长得最平凡的。

  说来也奇怪,8个密友中,最有姿色的蕾琼,现在却是过得最糟糕的。

  毕业后的6年里她经历了两次婚姻,两次婚姻都失败了。这样的打击对她的伤害可想而知。大学里,我和蕾琼是铁杆姐妹,现在流行叫“闺蜜”。那时候的蕾琼,一直是男生们追逐的对象,我常常充当她的陪衬。

  谁能想到,在6年后的同学聚会上,大家都带了各自的老公。唯独蕾琼形单影只,不变的是她依旧性感而妩媚。

  当我拉着老公泽亚介绍蕾琼时,蕾琼甚至还有一丝羞涩。其实,此前蕾琼来过我家几次,可泽亚不是出差在外地,就是封闭学习。所以,蕾琼一见面就揶揄他:“见你一面真比见皇上还难啊。”

  女同学们在一起就是一场八卦盛会,无非是同学中谁当了爹谁当了妈,谁当了后妈谁当了后爹,谁既当爹又当妈。在那天聚会的人中,长相出众、气质冷峻、身为医学博士的泽亚无疑是最出色的,我和泽亚无疑也成了大家最关注的。

  大家相谈甚欢时,我几次跑到男宾中给泽亚的杯子换水,泽亚总要和我低声笑谈几句,手顺势在我的长发上拂过。有人看到我俩的亲密举动开始嬉闹起哄,我赶忙解释:“泽亚的胃不好,我给他的茶换成白水吃药。”大家仍旧不依不饶:“人家本人就是医生,自己不会照顾自己啊?”

  我知道这些人的脾气,和他们越解释越麻烦,索性什么也不说,笑着偎到泽亚的怀里摆个恩爱的POSE。

  大家闹得更欢了。唯独蕾琼一直没有笑,表情淡淡的。我心莫名其妙一痛,她一个人多么寂寞。

  聚会结束时,我紧紧地拥抱住蕾琼:“哦,可怜的蕾琼,你一个人在长沙太孤单了,来武汉吧!”蕾琼对着泽亚粲然一笑:“说不定哪天,我就会突然投奔你们的,到时你可别嫌麻烦啊!”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