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居的苦 房奴最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06 10:07:15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设计台词 男:老婆,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 女:老公,为了咱们的家,你无论如何要挺住啊(配图)

  记者番建华 随着电视剧《蜗居》在各地方台热播,“房奴”再次变成热点话题,在单位、家里,甚至在电梯里都能听到大家对该剧的讨论,本报为此推出了系列报道,“说出你的蜗居故事”5392025热线电话同时开通。

  海藻是《蜗居》中的争议最大的一个角色,因为房子,她一步步被逼到高官宋思明的怀抱里去。有人力挺她,理解她的无奈,认为她不是天生爱慕虚荣,力挺者的观点是:当海藻说出“人情债,肉偿了”的时候,心底更多的恐怕是一种慷慨就义般的无奈。当然,讨厌海藻的人也比比皆是。“反藻派”认为:海藻是在给第三者正名,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

  该剧火爆的缘由,是现实中每一个在写字楼里拥有1平方米隔间、月月还房贷、出门坐公交、中午吃盒饭的人,都从剧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生活在昆明的读者蒋江和方志就是这样的人,昨天,他们拨打了热线电话,讲述了自己的“蜗居”故事。

  故事一

  蒋江:一家三口挤张床,一睡就是八年

  采访对象:蒋江 33岁

  记者番建华 1998年,中专毕业后的蒋江没有选择回大理那个偏僻的乡下生活,他向往城市,于是义无反顾地来到昆明,在一个公司做行政工作,两年后结了婚。忆起当年,蒋江颇有感触,他说:“我们当时住在一间13平米的房子里,结婚这么大的事,房间里连红喜字都没贴,太寒酸了。”

  一年后,女儿呱呱落地,他们开始了幸福的三口之家生活。租的房间很小,中间拉一块布帘子就成了“简易隔断”,分成卧室和客厅。只能摆一张床,三个人都睡在一起,冬天还不错,挤挤也热乎,夏天就难熬了。不过,蒋江一家的小日子一直过得很温馨,这种生活过了8年。

  去年,年纪渐大的父母给了蒋江两种选择:要么回家去盖房子,要么就在昆明活出点样子来。

  蒋江选择了后一种,在城市生活了这么多年,他已经无法适应农村生活。于是咬咬牙,决定在昆明买房。父母给了他最大的支持,拿出一生的积蓄5万元,加上蒋江的积蓄,付了首付后,贷款11万元买了一套60平米、价值24万元的期房。

  蒋江选择的月供方式是递减型,去年是还按揭款最多的时候,最高时每月要还1700多元,蒋江说这是他人生中过得最艰苦的一段日子。他和妻子每个月加起来的收入有2800元,除去按揭和房租,每月只剩下800元钱,这点钱除生活费外,还要负担女儿的学费、零花钱,已经颇为紧张。因此,蒋江没有任何娱乐活动,不抽烟、不喝酒,听见有加班机会就争着去,俨然一个拼命三郎,“感觉自己已经跟社会脱节了,现在朋友越来越少,他们都说我是个把金钱看得比命还重要的人……但不这样行吗?”蒋江很无奈。

  无奈的事情还不止这些。蒋江已经很久没有回老家看望年迈的父母了,对他来说,来回的车旅费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前段时间,他母亲的手受伤,瞒着蒋江悄悄住了院,家里的电话很长时间无人接听后,他才从亲戚那里打听到了妈妈住院的事,“那时候真是欲哭无泪。我说中秋节一定要回去看母亲,可他们不让,说去了也帮不了什么,不要浪费钱。”

  虽然付出这么多,但房子还是没能入住,房地产公司违约,承诺说今年5月就可以交房,但到现在还没有兑现,至今,蒋江一家还住在那间小出租房里,每天骑着自行车奔波于城市间,他说:“不是住在自己的家,就感觉很不踏实,那种在外漂泊的心酸酸的。”

  故事二

  方志:两套大房出租,全家却挤小房

  采访对象:方志(化名) 27岁

  记者柳喻玲 方志说自己每天一到下班时间就犯难,因为他不太想回家,理由竟然是因为家里太挤了。方志跟父母亲挤在一室一厅约40平米的房子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真是让他觉得很难受。

  方志家里能用的空间可是说是少之又少。一室,父母亲住的是卧室;因此方志的床只能放到客厅里。客厅里除了方志的床,还摆放着电冰箱、电视柜、茶几和沙发……方志的床连块遮挡的布帘都没有。而家里巴掌大的小阳台,刚好放张桌子,方志把自己的电脑放在了那里。于是,每天父母亲在客厅里看电视,方志就只能坐在阳台打电脑;只有等父母亲睡了,他才能在自己的床上舒坦地躺下。更别说家里要是来了亲戚朋友,那真是挤得不得了,不仅沙发上坐满了人,连方志的床上也得坐上人。

  别看方志家那么小,那么拥挤,会觉得他们家的家庭条件差。其实不然,方志家在市区二环以内还有两套房子,一套120平米,另一套140平米。只不过,方志的父母亲商议后,为了早日能还清房贷,他们决定暂时不住新房子,所以将那两套房子以每月2500元左右的价钱租了出去。也正因为这样,方志才和父母亲一家三口挤在了40平米的过渡房里。

  每次想起在家里的日子,方志都觉得很郁闷,他完全不能理解父母亲的想法。至于吗?放着两套大房子不住,要一起窝在小房子里?为此,方志没少跟父母亲闹别扭,他甚至提出过要出去租房子住。但父母亲每次一听到这样的话就非常恼怒,指责方志不理解他们的苦心。他们之所以那么委屈自己,还不是为了能挣点钱,减轻方志以后还房贷的压力,能让他早日结婚。

  说到这里,方志无奈地叹了口气,父母亲都那么说了,他还能怎样?不忍心让父母亲难过,方志也只能继续忍受着拥挤的生活,他不禁感叹:“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哪一天才是个头呀?”(都市时报)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