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龄女与老男人结合 舆论就有兴奋点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09-11-12 10:32:57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女大学生要嫁5旬离异男,只图有房有车有存款。(11月7日半岛网)

  在中国人的民俗里,婚丧嫁娶是一件比活命都要大的事情,葬要葬的排场,嫁要嫁的体面,谁都知道,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做给别人看的。如果仅仅是做给别人看也就罢了,偏偏还要求别人做给自己看。更变态的是,所有需要做给别人看的东西,几乎都有一个统一的审美标准,一旦有人“不做给别人看”试图改变这种大一统的格局为自己活一回,小到流言蜚语,大到道德绑架,甚至人命关天的所能想到的孽都做得出。

  回到本文要议论的新闻由头,这个女大学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做给别人看”的女孩子。前不久,奥运冠军,有乒乓球一姐之称的张怡宁嫁给了比自己大“半截子”的有钱老男人,也是一个“不做给别人看”的例子。于是网上就有人想不通,继而去有辱斯文,张怡宁既是奥运冠军,奖牌拿的小脖子都挂不下,应该不缺钱,怎么就嫁给了有钱的老男人?更早前跳水皇后伏明霞的“伏梁恋”因为不是“做给人看”也被人普遍不看好,以为是跳水后遗症脑子进水的结果。

  婚姻这个东西本来谁娶谁嫁是和别人不相干的,不过一旦是妙龄女郎,老男人,大富豪这些敏感的东西参杂在一起,至少在一些人看来就很容易变质,好像爱情就会被亵渎,或者干脆只有脑残的人才相信那是爱情的结晶。尽管这样“只做给自己看”的婚恋模式已经多的使人没有了兴奋感,但远没有麻木,好像“老的”一旦有钱,“小的”一旦有色,一旦不门当户对那就是钱色的交易,可以想象这个大学生嫁给五旬离异男备受道德非难的结果是个什么样子。

  道德这个东西往往就是这样,有时候是没有道德的人要求别人有道德,或者要求别人比自己还没有道德。比如一场打劫成功后的分赃,你要分得少一点,就是道德的,不过在打劫的过程中,你下手要是不够狠,那就没有道德了。任何一个男人,不管有没有足够的钱,自然在心里琢磨着怎么找个更“妙龄”的——自己做这样的事情那是和道德无关的,至于条件不具备,被别人抢了先,那别人这个婚姻就是不道德的。不过女大学生要是有幸嫁给了一个又老又丑的穷光蛋——最好这个家伙还患有不治之症——那简直就是一个道德的典范了。

  所以,对这个已经雷同到连旧闻都算不上的新闻置喙,我想要说的是,相对人的其他自由权利,婚姻自由更尤为重要。鲁迅先生当年翻看中国历史,看到了吃人两个字,其中很多人就是因为旧时的婚嫁礼教被吃掉或者在怂恿下去吃人。假如一个人的婚姻自由,也需要受到非议,受到道德绑架,我不知道要复古到什么时代去。前段时间有河南女孩穿着“裤衩”(当时据报道是穿着透明装,估计现在就脱得只有情趣内衣了)钓情郎的事情也被容忍下去了,又何必紧抓着大学生和离异男人的话柄不放松呢?

  对于类似的事情,我们首先看到的是财富,是美色,是年龄差距,就拿这个新闻来说,我们放大了离异男人的财富,以及两个人的年龄差距,其实就是对自身价值和对“爱情婚姻”的不自信。这个变态的新闻标题也只是迎合了人们变态的婚恋审美,而非人性需要,比如把女大学生爱上离异男“标题”成“只图有房有车有存款”,事实上如果有耐心去看这个新闻的内容,在“有房有车”前有一句话是:“我就看上他的成熟稳重了”,后一句是“对我就像照顾孩子一样疼爱着”。作为一个男人成熟稳重,像照顾孩子一样疼爱着女人,又恰好“有房有车”,不管从哪个角度去审视,都基本符合幸福婚姻的要素。

  前段时间关于“女大学生能不能嫁给杨白劳”的争论沸沸扬扬,很八卦也很娱乐,嫁娶是一个人的自由,管他杨白劳,白劳杨只要看上了就没有理由。不过有意思的是,道德绑架的结果偏偏就成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大约就是对约定俗成和所谓公序良俗的反抗吧。中国人一边讲求婚姻门当户对,一边杜撰出“天仙配”的神话,一边表现出对自由婚姻的向往,一边流露出对传统婚姻的妥协,几千年来,也徒有一个现代人卑琐的架子。

  一个人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并会为之去担当后果,如果仅仅因为这些“另类们”不“做给别人看”,就是不道德的,那么不妨叫有道德的人尽快死掉,只留下无道德的人活着,我觉得这才很道德。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所谓女大不中留,就随她去吧。(猫之鱼)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