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感有界 要性不要骚扰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08 10:59:30进入社区来源:昆明信息港

  轻浮的举止、淫亵的目光、暧昧的言语、亲昵的动作……“性骚扰”如同乌云一样笼罩在很多都市白领的生活中,它像瘴气一样散布,令你不胜其烦。猛然间,你竟发现有些人并不如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光明正大,在和蔼的笑容和磊落的举止背后,是不足为人道的偷偷摸摸的小阴谋。

  办公室“怪人”

  说起来,“性骚扰”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时期。某一夜,楚王请了很多大臣来喝酒吃饭,席间曼歌妙舞,美酒佳肴,烛光摇曳。楚王最宠爱的两位嫔妃许姬和麦姬轮流向各位大臣敬酒。忽然一阵狂风吹来,将蜡烛都吹灭了,四周溱黑一片,席上一位官员就趁机“性骚扰”——摸了许姬的手。当然,这典故说的是楚王的宽宏大量,但同时也说明“性骚扰”委实由来已久。

  “性骚扰”不论其特征如何演变,总离不开异性间肉体的暗示与接触。那些骚扰者,要么玩味地盯着你的敏感区,要么挟枪带棒地说些荤词儿,要么往你的手机里传递挑逗信息,要么有意无意地对你勾肩搭背,要么,他干脆趁人多眼杂之时对你伸出“骚扰”之手……他摸到了,真的摸到了,在你最介意的部位,用最猥琐的动作。

  你想爆发?还是想破口大骂?若骚扰者是你同事,你怎堪在工作时段、兢兢业业之中忍受此等“毛手毛脚”?若骚扰者是你上司,你怎堪为了饭碗与晋升如此“奋不顾身”?若骚扰者是你客户,你又怎堪为了蝇头小利而“委屈求全”?就在你思忖如何以正义之气对抗无耻行径时,他却忽然判若两人,在分秒之间恢复到正人君子面貌,仿佛刚刚对你“出手”时被鬼神附身、被搭错神经。

  没办法,“性骚扰”实在是一件太难说清的事。因其偷偷摸摸,与鼠贼无异;因其混水摸鱼,故作无辜之状;因其来有影而去无踪,难擒佐证。比如男女成群你拥我挤的环境下,人变成无助的受力体,究竟骚扰还是碰撞,真是有理说不清。比如在私人办公室,不幸沦为“二人世界”,若其运用“骚扰”手段,也抓不到把柄。应了那句:说你有你就有,没有也有;说你没有就没有,有也没有。

  但是,“性骚扰”又确确实实存在于我们生活之中,就像晴空里的阴云,如影随行,踪迹不定。你愈忍让,它就愈得寸进尺;你愈是羞于启齿,它就愈花样百“骚”。它非逼得你有口难辩,非逼得你忍辱负重。性骚扰者如蚊蝇,总是乘虚而入,令你心烦意乱。

  男女有别

  一直以来,男人多半是“性骚扰”的主动者,女人仍是受骚扰的主要群体。特别是年轻漂亮、身材姣好的女人最易成为骚扰目标。所以,女人提起“性骚扰”来总是一把心酸泪:明枪易挡,暗箭难防啊!亦有一腔无鸣火:这种男人表里不一、人面兽心!

  可是,男人们这究竟是怎么了?他们为何会染上这种奇怪嗜好?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不正常。心理学家们已经挖出了根源所在——

  补偿型:这种男人属于“吃不饱”的可怜型,他的“性欲银行”里的户头一直空空如也,他的饥渴与寂寞几乎全写在一张脸上,眼神色眯眯,行为鬼祟。所以他无论看到哪个女人都会有动一动的念头,寄望通过“占便宜”来缓解身体的空虚。

  游戏型:这种男人属于经验老道的花花公子,他往往高估自己的“性”格魅力,骚扰女人的时候还以为人家非常享受和趋之若鹜。他并不是非骚不可,而是纯粹觉得这种事情很好玩,他十分乐于过度发挥他的猎艳伎俩,还恬不知耻地以为博得了女性的青睐。

  权力型:这种男人属于高高在上的领导或老板,他的权力使人望而生畏,因此他做出的任何举动包括性骚扰,都会让反抗的人有那么点儿不敢大张旗鼓。这种男人有一定的教育和经济基础,彬彬有礼之中动起手来可毫不客气,甚至有“施宠”的心态。

  攻击型:这种男人属于受伤分子,他多半在早年和女人有过恶劣的关系史,对女人怀有较大的恶感和仇恨,把女人视为低等动物或敌人。他的骚扰有蓄意的伤害性或攻击性,有时他并不想占有那个女人,不过是满足和平衡他对女人的蔑视和仇恨。

  病理型:这种男人显然属于心理变态,他的骚扰行为已经超乎理智,比如突然大庭广众之下脱光全身或偷窥女厕所。骚扰本身能给他带来强烈的性冲动和性幻想,却无法“治愈”他,反倒会加深他的病症。

  冲动型:这种男人通常属于“青春懵懂”期,他对女性的骚扰多半起始于性的冲动,以发生在熟人间的骚扰居多,多以游戏和玩笑开始。而他一般没有蓄意的伤害意识,多为显示男人的“能力”和“气概”。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