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幸福与复杂成反比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1-19 10:34:35进入社区来源:网易

    她的笑是无遮无拦的,透着陕西女人的豪爽与丝毫的不精明。认识的人都说她“迷糊”,但迷糊却能成就一番事业和一个女人的幸福,其中定是含有一番智慧的。

  让我们来看生活中幸福的闫妮:眼睛近视不戴眼镜,So,跟别人热情如火地打招呼之后,才发现两人根本不相识;不记路却偏要自己开车;睡觉时床板掉下来却浑然不知;想跟别人发脾气永远也吵不清楚……

  她的笑是无遮无拦的,透着陕西女人的豪爽与丝毫的不精明。认识的人都说她“迷糊”,但迷糊却能成就一番事业和一个女人的幸福,其中定是含有一番智慧的。

  至于“风情”,那是藏在她骨子里的,或是准备释放给舞台的,在台下的时候轻易不会透露,只是在不经意时,我们能意外地瞥到一抹惊鸿。那是闫妮在模仿某个动作时,或者描述电影中某个情景时,她用一只手滑过空中,然后眼神斜睨温柔地一笑,万般风情,顿时又回来了。

  闫妮语录1:“如果我不干表演了,那就去做一个很快乐的家庭主妇。因为这样的生活更真实,更回归于平凡的生活——我想要的,不过是做一个最简单朴素的女人。”

  史上最朴实谋女郎?也许。我就是要做一个最简单朴素的女人。

  如果不是一部大热的电视剧《武林外传》,不知道闫妮通往“著名演员”的路还有多远。如今,大器晚成的她以“谋女郎”的身份杀入大银幕,身为张艺谋导演的电影《三枪拍案惊奇》女主角,闫妮的名字再次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电影《三枪拍案惊奇》是在甘肃张掖拍摄的,身为西北人的闫妮回忆拍摄细节,最先透露的不是与张导合作的感受,而是这样一句没心没肺的话:“最让我高兴的是,到了剧组我天天都能吃拉面,我就爱吃拉面。”

  说完拉面,闫妮呵呵地乐过一阵之后,又对我们聊起“馅饼”。“不是说我拍这电影就像天上掉馅饼吗?没错,我运气好,这饼掉我头上了。”其实早在张艺谋筹备剧本的时候,心中这个“老板娘”的第一人选已经是闫妮的了。虽然后来几经周折,但最终还是花落闫家,当然其中的原因不仅仅是“运气好”这么轻松的事。

  再次演老板娘,很多人都在质疑闫妮的表演与《武林外传》中的佟湘玉能拉开怎样的距离。提到演戏的部分,闫妮不再是平素的“老好人”,个性中极为认真的部分第一次显露出来。“《三枪拍案惊奇》的故事与《武林外传》不同,人物的性格也不一样,我不去管她是不是老板娘,老板娘是很次要的,主要的就是把这个人演好。所以我不是为了拉开距离而去拉开距离,我是在塑造一个全新的人物。”

  《三枪拍案惊奇》关机后,导演张艺谋对闫妮的评价是:“她是天生的演员,为演戏而生的。”

  对于所有的表扬,闫妮总是避之唯恐不及的。她用朴实的语气对我们说,“不会吧,张导不是个会表扬演员的人。”

  巧合的是,闫妮和张艺谋同是西安人,两个人是老乡,但他们从未在剧组套过家乡人的近乎。闫妮说,“你不了解我们西安人,我们身上都有一种看着‘不亲热’的感觉,不喜欢表白,但这种特性只能使那种情感的东西埋得更深。”

  身为“史上最朴实谋女郎”,闫妮曾经说过一句话,“如果我不干表演了,那我就去做一个很快乐的家庭主妇”。

  这句话源自她每年回兰州参加战友聚会时,看到以前战友触发的感想。“他们有的生活条件也不好,但是他们很快乐。我觉得这种快乐是一种最原始的快乐,忽然我就挺羡慕他们的,因为他们的生活更真实,更回归于平凡的生活。这正是我想要的,做一个最简单最朴素的女人。”

  我的“名利主义”:不强求、不拒绝、不在乎!

  真的有这个真理在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句话鼓舞过多少怀才不遇的人,也打击过多少自视孤高的人……是金子,就一定会发光吗?

  当我们这样去问从坎坷中走过来的闫妮时,她用非常淡定的语气给出了属于她的答案:“我认为金子是一定会发光的,但这个前提就是你要坚持,要去努力。如果你每天怨天尤人那不行,但是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去坚持,去拼搏,你一定会有那一天。其实我觉得老天爷都是很公平的。”

  闫妮口中讲述的几乎是她亲身经历的坎坷历程。当年她报考电影学院落榜,无奈之下考了一所综合类大学,学企业管理专业。大二的时候,得知兰州战友文工团招演员,考上的学生能送到军艺去学表演,闫妮二话没说,以在校生的身份报考文工团,几经波折终于推开了表演的大门。

  在《武林外传》之前的多年,闫妮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演员,拍了不少戏,但几乎都是小角色,有时只有几句台词。“其实你说彻底不着急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女演员年龄越来越大,作为我在空政话剧团,在那样的团体中,竞争也是有的,你如果不行的话,你在这个团体就呆不下去了,肯定也很着急。但是我这个人,着急吧,我也不会说我就怎么怎么样,我还是觉得自己努力过了,那就行了。”

  在那个阶段,身边很多人都对闫妮说过:“其实你就是差一步,有一个合适的机会给你,你是能拿下来的。”

  但这个机会没有到的时候,也就只能等。“在你心中隐隐约约觉得这个机会一定会来吗?”

  “那个时候是不敢说的。长久以来对自己的形象都不是很自信,觉得上镜不是外形出众的演员。你说有多大的自信,我没有,但是有一点就是我内心对演戏特别热爱,这是真的。”

  即便真的等到了机会,今天成名了,闫妮的心态仍然朴实如常。说到成名之后的便利性,她毫不遮拦地吐着大实话:“成名的好处那是一定的,最起码我现在可以选择戏拍了,知道你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你的片酬也越来越高了,哈哈,这是一定的,而且最主要的,你比以前也更自信了,在表演上的探索可能会走得更远。”

  表演始终是闫妮心里最认真的一件事,她希望自己的表演能更厚重,更有层次,希望有一天能演出像《泰坦尼克号》中的那个老太太,最后把钻石扔到海里时,喉咙中吐出的那种声音。“这个是需要时间的历练的,一个人是要有那种经历,她才知道怎么去诠释这种释然。”

  如今的闫妮正在放松自己,去体会生活中的每一种感受。至于名利本身,不会给她带来任何的压力或者威胁。“你说名利,其实这些东西又能怎样?想想我也这么大岁数了,很明白太多东西都是过眼烟云。对名利我是这样,不拒绝,也不强求。因为它们不会给我带来真正的快乐,但是我演了一个戏,我在中间得到的快乐,那个是最真实的。”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