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红楼》宝黛携手登封面 透露爱情观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0-02-05 13:30:05进入社区来源:新浪网

  杨洋 我不会让我的女朋友没有安全感

  刚刚18岁的杨洋最近在忙两件事,一个是2010年北京台的春晚节目,基本上每天都会到北京台里排练;另一个就是学车,采访的时候,他刚刚考过交规。问他考得情况如何,他也只是一个劲儿呵呵地笑,末了说了句“还行。”

  杨洋是《红楼梦》剧组最后定下来的演员,他说自己入选是因为导演李少红看中了自己身上的特质:“青春,还有身上不沾染浮躁和世故的纯净。”解放军艺术学院出身的杨洋没有其他艺术专科学生身上的浮躁气,他说这归功于学校的严格管理:“我是军艺的学生,学校管理很严格,一直都是封闭式管理,不让用手机,大家每天就是上课、练功,其他的什么都不用想。至于姐姐你刚才说的交女朋友,我真的没有,也没想过。我现在刚18岁,想这些有点儿早”。

  杨洋能够进入《红楼梦》剧组经历了几次波折。2007年春节,剧组从解放军艺术学院初选了6名候选演员参加集体培训。然而培训当天,杨洋却并没有报道,原来“杨洋式难得一见的业务尖子,要参加多项国际、全国舞蹈大赛,因此单位和家长正在协调。”为了把杨洋争取进组,剧组多次与杨洋单位和学院沟通协商后,杨洋终于到了拉斐特城堡训练基地,开始了授课培训,那一天,正好是全国第一个清明节假日。

  “进入《红楼梦》剧组后,我觉得在剧组的作息也很像在学校。拍摄前的训练期我们住在北京郊区的拉斐特城堡,每天五六点钟起床,围着城堡跑步,之后吃早饭,大家在一起练功,上各种各样的课,拍戏时也是这样,大家在一起特别亲。我在剧组里,和黛玉蒋梦婕、宝钗李沁经常在一起打啊闹啊,关系很好。”这一点杨洋自觉和宝玉很相似,“我很喜欢贾宝玉这个角色,他平等待人,尊重个性,憎恶和蔑视世俗男性,亲近和尊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女性。这个人物不管是放在古代还是现代都让我特别喜欢”。

  杨洋从没看过84版的《红楼梦》,也没想过要看,“但我知道它很经典,欧阳老师扮演的贾宝玉非常到位,但是我想塑造出我自己的贾宝玉,我只想演好我自己,不过如果有时间和机会,我希望可以和欧阳老师见个面,当面向他讨教讨教”。

  杨洋扮演的“大宝玉”是在贾府开始走向没落时出场的,所以他扮演的“宝玉”性格比较沉稳,“我这个宝玉性格比较沉稳,整个剧情的氛围也开始转悲,所谓贾宝玉为人处事,以及面对和黛玉宝钗之间的感情也有一定的变化,当黛玉去世的时候,他的感情宣泄达到一个高潮。我印象中最深的一场戏,就是宝玉和宝钗结婚,那天正好是2009年1月1日。当宝玉知道了和他结婚的人是宝钗,冥冥之中也意识到黛玉将会离他而去时,那一瞬间我自己特别伤心,虽然我没有过这样的经历,但是那一刻我完全感受到宝玉那种失去挚爱,被亲人所骗后私心裂肺的痛。那场戏我们整整拍了三天,光磕头就磕了一天,导演要求特别严。因为礼仪方面,对于曹雪芹描述的是跪拜还是站着拜,红学专家的意见也不统一,所以我们就两种都拍。三天下来肩膀和脖子都动不了了”。

  “在戏里,黛玉的死对宝玉打击很大,可以说把宝玉的心也带走了。虽然表面上看两个人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是一出悲情戏,但是我却觉得贾宝玉和林黛玉决不是一出悲剧,他们很幸福。如果一个人一生能够那么认真地去爱另一个人,我觉得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同样被一个人那么强烈地爱着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我想如果我是宝玉,当我老了的时候,回想起这段感情,我一定会非常温暖。”

  在《红楼梦》里,贾宝玉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许多女孩子。如果在《红楼梦》里选一个伴侣,杨洋说他绝对不会选“林妹妹”,“如果让我选择,我更喜欢史湘云。她是一个无视高低贵贱,又不拘于男女之别、与人相交、一片本色、无功利之心的女子。她热情豪爽、心直口快,是一个极爱说话的人,对人对事都很热情”。杨洋说,他至今还没有女朋友,自己欣赏“时而开朗时而安静”这种类型的女孩子。但如果有一天,他有了女朋友也决不会像宝玉那样让女朋友那么没有安全感,一定会和其他女孩儿保持距离。

  BQ情人节问答题:

  2010年的2月14日你会怎样过?

  和家人过。因为我还没交过女朋友。

  你在情人节这天收到过巧克力或者情书吗?

  没有,这个时候学校一般都在放假,而且我们学校是军校管理很严格。

  你如何看“爱在第一天”这句话?

  对现阶段的我来说,就是爱惜身边的人。这是我在《红楼梦》剧组里学到的。就像现在回想起《红楼梦》,里面所有人都是我的亲人,像个大家庭,姐姐们照顾我,我也会去照顾她们。我记得我进剧组拍的第一个镜头是和史湘云的一场对手戏,台词很拗口,我当时紧张得张不开嘴,走路时还带着跳舞的派头,把大家都逗笑了,我越紧张越演不好,频频NG。休息的时候,我坐在旁边稳定情绪,导演少红姐走过来给我嘴里塞了个小樱桃,这个动作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这段经历是我一辈子会珍藏于心底的回忆。

  “大宝玉”杨洋虽然没有“小宝玉”于小彤活泼,但绝对也是个讨人喜欢的男孩儿,无论见到谁都是哥哥姐姐地一通叫,采访的时候问他现在有没有交女朋友,他会不好意思地说没有,之后便是一通模仿大人似地说教“我现在还太小,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和工作上”。

  你连恋爱都没谈过,怎么去理解黛玉和宝玉之间的爱情?

  “这就是我现在要学习的地方,成为一个演员的确需要生活的积淀,但并不一定每一个角色都要在生活中尝试,虽然我现在还没有经历过爱情,但我可以去体会,我觉得情感是可以转换的,演戏时的喜怒哀乐都可以借助其他情感来转换,例如演哭戏的时候,我会想最悲伤的事,想着如果我的亲人遭遇了这个情况我会怎样,拍快乐的戏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在红楼梦的每一天都很开心,不用演直接的真情流露。”(文章来源:《BQ》杂志 本刊记者娄静/文 陈旭人人/图)

编辑: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