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旅行回来 老公让我去医院证清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5-23 10:28:39进入社区来源:网易女人

  意识到再无任何希望,我被迫与朱立离婚了。像我们那仓促上马的闪婚一样,这次,朱立速战速决地了结了我们一年半的婚姻。

  交往2个月就闪婚, 我们的再婚曾羡煞旁人

  第一次在朋友的撮合下与朱立见面时,他并没有给我留下特别深刻的印象。身为大学教师的他其貌不扬,还有着与职业要求恰恰相反的少言寡语,餐桌上仅有的几次发言,他也很“不识相”地围绕离异时判给自己的儿子凯凯展开,晚餐结束,他甚至连如何安排其后的余兴节目也不知道,只是一脸憨憨地对我说:“天晚了,一个女人呆在外面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听到这句话我内心怦然一颤,是啊,离婚都三年了,我始终没走出前一段婚姻失败的阴影,风光无限的外企主管身份后面,是一个33岁离异女人形影相吊的空虚寂寞。我突然觉得眼前这个有点木讷的男人投过来的目光,有种久违的温暖。

  朱立很快对我展开了热烈的追求:每天下课后安顿好5岁的儿子,他就从沙坪坝赶到解放碑接我下班,风雨无阻毫无怨言;隔三差五地,我的办公桌上总能收到他送来的99朵黄玫瑰……频繁的接触让我对朱立更多了一份了解,他不打牌不抽烟,热衷公益,经常在公车上让座,对工作和家人都极其负责。

  我们热恋期间他保持着一贯的沉默寡言,可一旦谈起心爱的儿子和研究课题,他就会侃侃而谈神采飞舞。朱立这种外人看来近似于“自掘坟墓”的表现,反而让我对他渐生好感,我喜欢做他的听众,喜欢他滔滔不绝地谈论那些生硬晦涩的学术理论时忘我的样子,喜欢分享他和儿子凯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在我看来,朱立不谙世故的单纯正是看重家庭和传统的表现,这样的男人在这个社会简直奇货可居,而“家庭”,正是我这个已经离异三年的单身女人渴望已久的词藻。

  两个月的热恋后,朱立提出马上去扯结婚证,稍作犹豫后我就同意了,我相信以自己现在的年龄和条件,这样优秀又顾家的男人打起手电都找不到了,于是没有惊动任何亲朋好友,去年4月我们结婚了。闪婚的仓促让我内心多少有点打鼓,但是随后我就开始庆幸自己的明智选择:朱立仍然勤奋上进,他的论文不时见诸学术刊物;他保持着时钟一样精准的作息规律,下班后几乎从不在外应酬;把自己的信用卡交给我开支家用消费;凯凯可爱又乖巧,和我相处融洽……

编辑:师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