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闺蜜旅行回来 老公让我去医院证清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5-23 10:28:39进入社区来源:网易女人

  我像疯了一样冲进了医院的妇科,当我拿着那张一切正常的化验单时,被屈辱和愤怒包围的我,禁不住当着众人的面痛哭起来……不知道是朱立真的想通了,还是那张证明真的起了作用,总之,看过那张证明的第二天他就主动和我说话了。朱立不再提旅游的事,我也不想碰触伤心往事,这件事就这样不了了之。

  两次工作都因他放弃, 他要我做“贤妻良母”

  三亚之行后,朱立突然关心起家里的开支来,大大咧咧惯了的我自然记不起每笔钱的用处,“那经济大权还是给我管吧。”于是他收回了信用卡。没有了经济来源的我不想每个月开口找老公要钱,提出重新上班,朱立勉强同意了。很快我就被解放碑一家公司录用为了总经理助理。

  没想到上班第一天我就出了状况。所谓的总经理助理其实就是一个后勤,第一天上班我就开车去机场接一个客户,等我陪着老板和客户吃完饭,送客户回了酒店,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虽然我已经提前给朱立打过电话说明情况,但他还是怒气冲冲:“你这么忙嗦?那干脆就不要回家了!”我马上给朱立解释、道歉,是的,我已经习惯了无论谁错都先自己道歉,可他充耳不闻。他拿出在课堂上教学生的口才和耐心,苦口婆心地不断劝我:“我不赞成你做这种工作。陪别人吃饭给人开车?我受不了自己老婆做这种事!你必须得辞职!”经不起朱立的软磨硬泡,短短三天,我的新工作就夭折了。

  结婚前,我本来喜欢和朋友聚会,婚后有段时间也常和姐妹们喝个茶打个牌。但是从不打牌更不擅社交的朱立对此非常反感,好几次朋友来我家串门或者找我打牌,朱立都当场黑面让我尴尬得下不了台,尽管我并未因此耽误影响过他和凯凯的作息。没有了工作又不能和朋友聚会的日子闷得让人窒息,我只有上网和老同学们聊天,结果,一位男同学在校友群里对我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碰巧被朱立看到了,而且,借着酒性朱立第一次动手打了我。

  我心里顿感一丝莫名的惶恐,于是,我再次提出要去工作。正巧解放碑那家公司老总力邀我回去,我又回到了那家公司上班。为了照顾“我丈夫的情绪”,公司特意减少了我的很多应酬,尽量保证我每天准时下班回家给凯凯做饭。但一周后,朱立又反悔了,不仅如此,朱立还给我想好了辞职的理由:我准备要小孩了,身体有病需要提前手术。就这样,我厚着脸皮再次离开了待我不薄的公司。

编辑:师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