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恋和大家聊聊感情经历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6-07 17:32:30进入社区来源:网易女人

  我刚念中学时情窦初开,没怎么谈过恋爱。偷偷交了不怎么熟悉的男朋友,也因为不敢和人家亲嘴分了手。在网上认识了个小姑娘,特别来劲的样子。常常跑到互相写小文的帖子里相互拍砖,斗来斗去又觉得棋逢对手很尽兴。两个人每天玩得不亦乐乎,一回家就要窜上线跟她说话,中午不吃饭也要往网吧跑,下午逮着能溜的课一定溜去跟她斗嘴。没多久就知道她是个拉拉,我因此还非常高兴。也不知道两个姑娘谈恋爱是什么样,就彻头彻尾觉着,喜欢的人要分什么男女呐,喜欢的是那人就行,就像我喜欢她那样! 我们那时候单纯的没心没肺,因为确定了彼此喜爱这件事,就认认真真的谈起了恋爱。什么话都要跟对方讲,到睡觉前也没讲完,迷迷糊糊在短信里睡过去,从梦里醒来还要补一条。有一次实在想念的不行,讲长途电话讲了整整一夜,到早上天刚刚有点亮才睡着,还是带着笑意的。她常常因为没安全感,怀疑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女孩。甚至不愿意我们见面,觉得我还没把自己考虑的太清楚。我又是个贱货胚子,没多久就告诉她,因为见不到面,觉得感情很虚假,就喜欢上了另外的男孩。

  我那时候并不懂得什么责任一类,也没想到有伤害这种事情。只是突然有天发现小姑娘消失了,还很伤心过一阵,一直非常惦记着她。另外的男孩也很快就分了手,不多久连名字也不太记得。又想起小姑娘来,通过几个共同的朋友联系到,已经是一年以后了。期间我写了很多很多字给她,心里还是知道她和他们要不一样些,但我也意识到我有多蠢了。再聊天才知道她退了学,独自走川藏线去西藏住了一阵,大概是做了些自己很想做的事情,而且很是用心用力的爱了一个得不到的姑娘。我那一年里也突然长大很多,知道拥有纯粹的爱并不容易,想挽留小姑娘再相爱一次,也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心里就变得更加惦念她,又常常止不住要跟她说很多话,还好她依旧会跟我斗嘴,没事听听我的澎湃感情史,指点一二。想来到现在,我们已经认识了快七年。好像从来没有更改过的事情是,我们不曾见面,还很单纯的把互相放在很重要的位置里。应该是永远都不会变了吧。

  念大学以后,对发育好的身体变得很敏感,头一回去女浴室洗澡,尴尬的不愿意脱衣服,但又忍不住要盯着那些白花花的胴体仔细观察,觉得真是美妙啊,有时候又偷偷想,小姑娘脱了衣服也有硬挺的大胸脯么......素描基础课画人体,坐在大岔开着腿的男模特前,盯着粗狂的下体扫一眼,内心一阵翻滚,觉得那东西毫无美感可言。瞬间想冲回女浴室,对着那里的漂亮曲线们洗个欢快的澡。也和男孩们做爱,刚开始还是很难摆脱对男性生理的排斥,不愿意睁眼看男孩们的裸体,整个过程只在一片黑暗里度过。我一点也不守旧,只打心底的不愿多看几眼,好像男性躯体真的不在审美范围内一样。性爱过程也简单明了,并不太有情意可言。后来有了更多的男朋友和女朋友,我和他(她)们做爱,有时候也生活在一起。这样的方式太不相同,和女友们相处,你会被她们身上特有的虚伪和妖冶所迷惑,不断的没有底线,迫使自己想要去追寻她们的身体。男性们却主动的多,常常来不及被引诱就已满足你生理,有时候,你甚至分不清是一种虚荣还是惋惜。相比起来,我还是更喜爱有曲线身体和虚伪表情的姑娘们,但又常常被男性们所吸引了去,毕竟他们身上独立,坚毅,是姑娘们永远都学不来的。

  有次去音乐节,穿得一身很是花哨的旗袍,打眼的很,拿着相机满场闲逛,想拍些好看的人儿,抬头刚好看见长得很有棱角的男孩,忍不住对拍了一张,互相对笑着走过,算是打了个招呼。可怎么着就再也忘不了了,男孩的模样一直刻在脑里。他有张非常好看又内敛的脸,绝对不算小白脸那类,我在最后一天的晚上又看见他,就在我帐篷的左下脚,他和朋友们一起聊天说话。心里紧张的不行,想要过去搭讪,好像又太刻意,目光一直在他身上不挪走,踌躇好久终于打算走去去时,一抬头竟见到他拿着几个女生的包和衣服,和她们往出口走了。我整个身心失落,愣在那里好久,还酸楚的猜测,那个长得好看点的是他女友么...一直等到整个人群都快走光我才反应过来,死命冲着往大门跑,想着无论如何留个联系方式并不为过吧,但却并没等到他,非常非常失落。抛开性,抛开生活,还能单纯的对初见面的男性抱有喜欢,这件事对我已经并不太容易,我甚至想,我大概错过了一件最浪漫的事吧。

  直至遇到我的女友后,我才笃信,最真实的情感来自于有呼应的爱,而拥有她则可遇不可求。我们头一回见面,她就恶狠狠的瞪着我,也不和我说话,只专心逗一条叫拉拉的狗。我的贱货范一点没变,只第一眼,内心瞬间被那锐利的眼神吸引去。互相刚开始写邮件,慌张的装作单纯美好的样子,写些碎碎念的琐碎事,不敢被看穿,还假装态度明确,刻意保持些距离。突然有天晚上收到短信,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她说:“我想跟你做爱,我没法忍住不说!”我像是被唤醒,对女性的偏爱肆无忌惮的表现出来。立刻逃掉大学里最后的课程,买了张很遥远的机票去和她谈恋爱,临上飞机前的四个小时都在不断跟好友们确认,我是爱她吗?我是要去吗?!我当然是要去的!冬季的凌晨,拖着很厚重的行李敲宿管阿姨的门,刚触到把手上厚重的薄冰手又瞬间缩了回来,拿袖子随便裹了裹又推。坐在去机场的的士车上,不断的催促司机快些,可时间明明还有的是,内心却那么焦急。等到换好登机牌,发现许多航班都因大雾天气延误,我这个毫无信仰的人,竟也开始祈祷起来。我那一刻才意识到,纯粹而无往不前的爱是有多么令人惬意啊。你身在其中,就已经是最浪漫的事了! 我们仍然生活在一起,你知道,爱并不容易出现,也不太会容易消逝,整个喜爱的过程就像,我第一见到她时那样爱她。非常微妙的是,一年后我在北京再见到了音乐节上的那个男孩,我们在一家咖啡店里挨坐着聊天一整晚。四点多才互相道别回家,我走在胡同里的小路上,想起曾对他有过微光心动的一刻,笑了一下。

编辑:师海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