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二奶的权 要革谁的命
昆明信息港发布时间:2011-07-11 17:48:24进入社区来源:爱尚家杂志

    关于二奶,网络上有雷人解释:已婚男人可以支配的除妻子之外的那一对 “奶子”。这个解释虽粗俗,然则一语道出男人包二奶之动因——寻求婚外性刺激。二奶的“官方”解释是:被已婚男人包养,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或虽无夫妻之名但长期与有妇之夫保持情人关系的女人。此解有一关键词“包养”,即已婚男人须为二奶提供生活经济来源。

    二奶话题,早已是陈词滥调。二奶一词蜂起时,人们津津乐道,口水与惊叹齐飞,兴奋共失落一色。近几年,关于二奶话题很难再找到新的G点,大规模的讨论似乎也偃旗息鼓。不过,敏感话题总会不失时机地跳出来,挑动一下人们八卦的心。近期“二奶维权”一词被媒体的关注,源于一位北京律师开办的“二奶维权网”。此网站专门接受不得意并受尽委屈之二奶的求助,该律师根据实际情况“拔刀相助”。此举一石激起千层浪,口水再度飞扬,那些有关二奶是是非非的问题重新回到大众视野。

    二奶是非,不论有多少种说法,说白了,包二奶本质上就是一种钱色交易,就算你给这种行为披上什么样的美艳外衣,也还是钱色交易。有了金钱往来,才会产生维权。因此, “二奶维权”看起来有了理论基础。对于不讲“江湖道义”的男人,故须“空乏其财”。此类以暴易暴的维权方式,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少见。但在讲法治的社会中,它注定会以失败告终。

    北京律师给了二奶一个新的诠释:不大赚男人其财的“奶”,其实就是个“二”奶。

    郑百春的调调:

    ※ 二奶是人,当有人权 。

    ※ 反对歧视,主张平等。

    ※ 革男人的命,维女人的权。

    ※ 包二奶违背公序良俗,但帮二奶维权,却不违背公序良俗。

    ※ 帮二奶维权,是在向包二奶的男人发难,是在敲打和警告男人不要包二奶。

    ※ 对待那些不讲道德的人,最好的办法是采取不道德的手段来对付。

    惊世但未必骇俗的“二奶维权网”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同样围绕婚外情,有调查公司推出业务专门“除二奶”,而也有人开设网站专门为“二奶”维权。

    郑百春,男,法学硕士,生于1959年12月,现为北京千秋百春企业顾问中心主任,北京市畅颖律师事务所业务主任。郑百春的“二奶维权网”早在2006年6月就已创立,当年曾因明确打出为二奶维权的招牌而名声大噪。但也就是从那时起,郑百春身陷舆论漩涡。

    2006年6月,郑百春在目睹一位孙姓二奶悉心照顾癌症“老公”一年多,而不能得到“老公”遗赠的财产后,破天荒地大胆提出了“二奶维权”的口号,创办二奶维权网。

    二奶维权网的问世,引起了国内媒体和大众的广泛关注和质疑。随后在国外又引发一场采访郑百春及二奶维权网的高潮,欧美等地区的电视台、报纸和杂志纷至沓来。到目前为止,已有390多家国内外主流媒体采访报道过郑百春,包括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英国BBC、法国第一电视台、法国《新观察家》、英国泰晤士报等。

    郑百春认为:纵观华厦,放眼全球,女人和男人在政治、经济、法律、道德、文化等领域是极不平等的。几千年来,社会给女人打造了一个又一个有形的和无形的枷锁。男人给女人制造了一个又一个悲剧,男人除了偶尔给女人带来短暂的快乐外,抛给女人的是痛苦、性病、歧视。人们把婚外性过错的责任全部推给二奶。大多数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性不道德,好像都是女人的错,二奶的错。在司法实践中,二奶本应得到保护的权利而被无端剥夺。法官在审理判有关二奶的案子中,以道德标准代替法律规定,法律的天平无原则地倾向大奶,或者是包二奶的男人。

    对此,郑百春喊出“二奶是人,当有人权”、“反对歧视,主张平等”、“革男人的命,维女人的权”等口号。

    对官员最好下手

    创办网站的最初几个月,郑百春和他的“二奶维权网”热热闹闹地红火了一场,可这种热度没持续多久,到2006年10月,网站营运4个月时,直接经济损失已经达到3 万余元。尽管仍有不少二奶慕名而来,但郑百春的维权之路却走得并不顺当。在网站惨淡经营4年后,情况已经非常不尽如人意。现在通过网站找到郑百春的二奶也有不少,但是真正维权的案件数量却比以往少了。

    那郑百春是如何为二奶维权的呢?

    “非诉讼的途径能快速得到二奶想要的结果。”郑百春举了两个例子。哈尔滨某机关的一位主任送给二奶一个13万多元的存折,二奶没舍得用。可后来她去银行查看时,才发现存折里只有15元,13万只存了三天就被取走。二奶求助维权网,郑百春赶到哈尔滨与这位主任多次交谈后,让主任乖乖退回了赠予给二奶的13万。

    另外一个令郑百春津津乐道的例子是曾用一封信帮一个二奶维权。男主角是广东某地的交通局长。郑百春在信中告诉对方,如果还想继续当局长,就要为二奶的孩子付抚养费,结果对方很快就支付了20万元抚养费。郑百春坦言,他倾向于为被经济能力强或者是官员包养的二奶维权,针对这类人他比较方便施展策略。

编辑:贾彦萍